酸糖啊

all叶all勇利 ↑↑↑只吃这个

发狗粮发到我们家里去了
害怕
昨天先出的青灯紧跟着就来了阎魔

All勇群宣

那个如果各位不嫌弃的话就请进来吧W
我坚信all勇不是邪教不是邪教不是邪教
平时在群里随便聊聊什么唠唠嗑这样的日常也挺好的
欢迎吃all勇的大家进来玩WW
群号是:584468410

【博晴】有关喜欢你这件事(1)

#第一次写博晴,有点不知所措。
事实上昨天晚上我就在群里说要写,但是事实上今天才动工实在是怕OOC严重…
文笔不是很好,此外各位喜欢吧#


#有点短小,后期还想开车#




1.
源博雅觉得自己大概是病了,而且病得很厉害。自从他上次陪晴明又解决了一桩京都里的新案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目光似乎再也未能从晴明的身上移开过。
就好像是他安倍晴明身上有着一块巨大的磁石一样,以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吸引着同为磁石的他。源博雅尝试着不去注意安倍晴明,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做到。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似乎都牵动着他末梢的每一根神经。
比如他的一个眼神,或是一个不经意间伸懒腰的动作。都深深的吸引着他,吸引着源博雅。
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晴明做出这样的动作有点小小的勾人,尤其是在他把扇子把弄在手里轻笑的时候。
会让源博雅的心狠狠一跳。
是与往常心跳频率不同的,突如其来的一跳。这很不符合源博雅向来的风格。
所以他大概是病了吧。源博雅坐在庭院的一块大石头上,如此乱糟糟的想着。一定是这样的。不然他找不出任何理由来解释这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如此自我催眠着,年轻的武士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了。他把手里不断擦拭着的弓竖了起来,然后插回身后的箭筒里,起身。
弓戳到桶底所发出的钝响将正在沉思中的晴明惊醒,他放下手里的笔,扭头看向源博雅的位置,只见后者正刚好站起来抬起脚欲走:“今天这么早就要睡?”
“谁要睡了啊!我就想四处溜达溜达。”
博雅听见这人的声音就有些抑制不住的烦躁,于是干脆认为这都是晴明的错,然后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后开始四处晃悠。
晴明被人无缘无故怼了一句也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怎么,你这是有心事啊?”
“没事。”源博雅快速反驳。
晴明闻言,右手又习惯性的拿起了扇子轻轻拍打掌心,思索了一会儿后眼睛里带上了丝了然的笑意:“该不会博雅大人您有了喜欢的人吧。”
“什…?”源博雅被安倍晴明这突如其来的直球打的有些失态,“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看博雅大人最近似乎很喜欢走神,所以就在猜测——”,阴阳师有些恶劣的笑了一下,然后故意在说到一半的时候拖长了音,看着源博雅那张俊秀的脸一点点泛上微红,“猜测是不是博雅大人有了喜欢的人。”
“怎么可能有!”源博雅几乎是下意识的否定了。
开玩笑!他对晴明?这怎么可能?
但是任凭他再怎么烦躁,都无法改变他仍然不能自拔的盯着阴阳师看的这个事实。
安倍晴明仍同往常一般穿着他那件浅蓝色的狩衣,恰到好处的收腰总是衬的他看起来身形薄弱,尤其是系在腰上的那条红色带子。
阴阳师长得并不难看,面容清秀,皮肤白皙,眼睛也细长的很,看起来颇有勾人的意味,顺着他的眼角看去,末了是抹胭脂的红。
红的动人。
让人想将他按在地上狠狠亲吻,直至那里因为生理上的刺激而泛出更加艳丽的颜色为止。
源博雅有些抑制不住的将晴明幻想了一下下。然后过了好一会儿后才猛地惊醒,发现自己竟然把晴明当作了幻想的对象。
这是什么情况?源博雅几乎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的心里的某个地方破碎掉了。然后安倍晴明就看着对面男人的眼神一会儿变的飘忽一会儿变的绝望,那里面情绪的变化之快之多让他甚至产生了一种在看百变鬼的感觉。
该不会真说中了吧…
晴明:???

【TBC】
喜欢的话就给个评论啥的呗WW
建议也可以的.
这儿酸糖.

【托爱】蛇/完结短篇

银色的十字架被轻轻插入土里。
“愿逝者安息。”

得知托尔他们回来的那一天大概是八月十二日。
东方爱听到以后就仓皇的拿起了外套往宿舍外跑,直直奔向校门口。不知道托尔他现在是什么样子呢,会不会长高了一点呢,会不会很想立刻见到我呢。东方爱抱着这样的心情疾速奔跑着,左胳膊使劲往外套的袖子里伸。
真的是,好想见到他啊。
她这么想着,就跑的更快了些,目不斜视的。甚至差点被路边的石子绊到。
“啊,看到了。”在视野中不断摇晃的建筑物终于清晰起来,白色的校门前正围着一大群人。隔着其间不断晃动的缝隙,东方爱隐约能看见里面穿着军装的男生们。在离人群一步之隔的位置停了下来,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后踮起脚尖往里张望。
“诶身高果然是硬伤啊,托尔,托尔到底在哪里呢?”
根本…看不到啊可恶。
终于,在捕捉到那熟悉的一抹蓝色以后她笑了出来。
四年了,她终于可以见到他了。
大概就在五年前的时候,东方爱和托尔这两个迟钝的家伙终于确认了关系然后走在一起。但很快的道道尔这边就收到了来自边界请求紧急支援的书信,因此作为学院战斗力靠前的男生,托尔就被一并选拔了过去。虽然很不舍,但是他们却仍旧能够通过书信来往。
每半个月一次的书信从来都没有停过,除了有一次…那是在第四年将近尾声的时候,托尔没有给她寄来回信。但一个月以后,他们就又恢复了书信的往来。托尔在信里告诉她自己因为是受了伤的缘故所以没办法在那段时间内写信给东方爱。
“一直很担心着呢。”
东方爱如此回复道。
但是现在就没关系了,东方爱的嘴角微微上扬,然后挤入人群当中慢慢走向那个系着蓝色发带的家伙。
只见穿着棕色呢子大衣的男生正提着棕色的箱子站在中央,有些吃力的抵挡那些送上来的慰安花束。东方爱沉默片刻,然后大声的叫出了男生的名字,“托尔!”她很想直接扑上去给他一个怀抱,但刚刚光是喊出对方的名字就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矜持。
托尔闻声转过头,在看见东方爱的那一刻动作微怔。
“东方…爱?”
和女生想象的不同,托尔并没有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脸也没有像以前那样瞬间变得爆红。他只是带着些许疑惑的叫出了她的名字,带着那么点不确定的成分。
是因为太久没见了的缘故吗。
东方爱上扬的嘴角微微下垂了些,但她很快又振作起来重新微笑道:“喂,笨蛋托尔你都忘了我长什么样了吗?真是个大笨蛋啊。”
“啊…那个。”
男生有些尴尬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笑了起来。
四年的时光里,男生已经不再是当初那般稚嫩的模样,他变得削瘦了些,身形也变得昕长。金色的碎发也不是蓬松的鼓着,而是服服帖帖的耷拉在耳朵两边。酒红的眸子还是那般摄人心魄,只不过左脸原本是闪电标志的地方盖上了一块创口贴。
大概是最近作战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吧。
东方爱盯着那块棕色的创口贴想。
“嗯?怎么了吗。”注意到她的目光,男生的手无意识的便摸到了那块创口贴上,“啊,这个是不小心被刀剑给划伤了。”
“真是的,你怎么还这么莽撞。”东方爱有点生气,但还是拉起男生的手往外走。她实在不太喜欢托尔被那些女生包围的感觉,“比起这个,还是先回家吧。”

接下来的日子便过得格外舒坦,杜尔迦还表示为了给两人留下充足的相处空间可以和托尔悄悄交换宿舍。但这个提议很快就被东方爱和托尔给一起回绝掉了。
“杜尔迦!”东方爱有点羞恼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就算你是好意这也太…”
“啊还是保留点距离的好吧。”托尔也涨红了脸。
杜尔迦见两个人反应如此激烈,只好无奈的摇摇头:“花羽大姐说这可是增进感情最好的方法诶,小爱和亲爱的你们别后悔就行。”但话是这么说,白天的时候她还是很自觉地以打工为名溜出了宿舍。
“嘛,杜尔迦真是的。”东方爱想起金发女生出门前用一种我懂得的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就觉得十分气恼和害羞,“干嘛露出那种奇怪的表情,我们又不是要干什么。”东方爱一边嘀咕着一边悄悄往托尔的方向看。
托尔正在厨房给她热牛奶,看着对方专注的侧脸东方爱就又忍不住把脸埋在了怀里的毛绒玩具里。啊啊这真是太逊了,她来回蹂躏了好几遍兔子玩具以后才慢慢抬起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对方略显忙碌的身影。没想到四年过去以后她变得更喜欢他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边界不断接受磨炼的缘故,托尔变得更加成熟了些,做事也很稳重。和往常那个小错出不断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虽然不是很适应吧…东方爱想道,不过也不是很讨厌啦。
“喏,牛奶。”就在她放空大脑的时候,托尔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手里端着的是还在冒热气的白瓷碗。
“啊?”东方爱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然后又不好意思的接过碗坐了回去,“那个,谢谢。”
实在是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她赶紧把碗对在嘴边小口小口的啜饮。牛奶被热的恰到好处,温暖的感觉从口腔一路向下直到胃里,舒服的让人想眯起眼。末了还有一股余香在舌尖蔓延着。
他什么时候这么居家了。
啊这样下去可不好,万一被养成一个废人了怎么办。
一口气喝完了所有的牛奶,她用手背抹了抹嘴边的白沫以后把碗递了回去,满意的笑道:“谢啦,超好喝。”
托尔闻言怔住,一丝肉眼可见的红晕漂上了脸颊。然后他偏过头小声道:“你怎么这么能喝牛奶啊。”
“诶…?”
这回换成东方爱愣住了。托尔这是在…嘲讽她吃货吗?唔诶诶诶?
女生一下子憋红了脸背过身去。
“托尔大笨蛋啦!”
“啊,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余光中托尔笨拙的想伸出手摸她头,但却因为端着碗的缘故腾不出手来,一时间显得慌张至极。这才有点像以前托尔他常有的样子。
想到这里,东方爱的心立刻柔软下来,但还是装作生气的样子。
男生见状只好无奈的转身走向厨房,随即便传来洗碗的水声。
东方爱慢慢爬下床去找鞋,却突然想起来杜尔迦前几天惊呼微波炉坏了的情景。当时她可是一副惊慌的喊着“呜哇这下子没法给小爱热饭了啦惨了惨了”到处转悠呢。
不过…刚刚托尔还给自己温好了牛奶呢。
这大概是微波炉修好了?东方爱有些疑惑。
不过这个暂且不说,她的周围真的是有很多对她好的人啊。
这真是太棒了。
东方爱幸福的笑了起来。

托尔从宿舍离开后不久杜尔迦就回来了,手里提着两个装有打包盒的塑料袋,看样子里面装的是她们两个人的晚饭。她进来以后先是探头左右看了看道“亲爱的已经走了?”之后才脱下鞋走了进来。
“嗯,已经走了。”东方爱赶紧从卧室跑出来,站在玄关的位置看对方跌跌撞撞的脱下鞋道。“那刚好,我买的饭也只够两个人的。”杜尔迦笑笑,朝紫发女生举了举手里的盒饭,“赫菲那家伙专门让厨师给做的哦。”
“诶?那我可得跟他好好道谢呢。”东方爱走到厨房去拿碗筷,声音遥遥传来。“你可别像那个家伙道谢,我可是缠了他好久他才同意做双人份的呢。”杜尔迦打了个哈欠,把饭盒从袋子里掏了出来放在餐桌上,“可能他以为是你要和托尔一起吃吧,果然是…”
果然是吃醋了啊。
后半句杜尔迦没有说出来。
事实上他们都很吃醋,只不过是为了小爱勉强不表达出来罢了。不过赫菲那一脸不爽的样子真的是很耐看啊。
“果然是什么?”东方爱从厨房走了出来,将筷子和碗搁在桌子上后拉开椅子便坐了下来。
“啊,没什么。”杜尔迦有些生硬的转移了话题,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哦对了,今天赵公明说想去野餐,说是人终于聚齐了刚好可以开派对。”
“什么时候?”
“这周日。”
“那太好了,我还担心会跟我和托尔的安排起冲突呢。”
“你们什么安排?”
“我想想啊。”东方爱咬着筷子嘟囔了一句,“哦对了,是周六一起去爬雪山。那里我早就想去了呢,听说超漂亮。”
杜尔迦了然的笑笑:“去爬山啊。”
“…..不要露出那么恶心的表情。”东方爱一脸嫌弃,“对了,这么说的话我还得跟托尔去说一声呢。”
“不够你忙的。”杜尔迦有些无奈,“还是我帮你去说吧。”
“大好人!”

然而,东方爱有点后悔来雪山的这个提议了。因为如果他们没有来雪山,就不会遇到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就不会掉到现下这个坍塌的洞窟内,更不会落到如此尴尬的处境。
“好冷啊。”她缩成一团待在洞窟最里面的位置,身上单薄的校服并不能阻挡住空气中缓缓溢着的寒气,“啊啊啊这下真的是糟糕透了,早知道就拿着大衣出来了。”
这里已经是相对暖和一点的位置,鲜有风能吹到这么里面。她一边拢起手掌用嘴哈气,一边哆嗦着向洞口看去。只听那里传来了鞋子落在松软的雪上所发出的闷响,然后朝她的方向缓缓逼进。
先映入眼帘的是对方长长的发带。
——是托尔。
“看样子我们要等到明天才能出去了。”托尔扭过头带着些担忧的看向洞口的位置,“已经天黑了,冒险回去可能会遇到更大的风。”
“可是这样好冷。”东方爱的耳朵已经快没有知觉了,虽然她知道自己这幅样子真的是讨厌透了,但还是无法抑制的发出低低的呻吟。
托尔已经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了,但还是没有一点帮助。相比男生常年锻炼的身体,东方爱实在是太过弱不禁风。托尔看起来还好,但她觉得自己已经要冷的昏过去。“我,我去找点树枝生火。”见状男生又要往洞外走,“这样会暖和点吧。”
“别去。”
东方爱伸出手拽住托尔的胳膊。
她已经不想一个人待在这儿了,这里白白的一片,可怕又寂寞。所以就算忍一忍也是可以的。糟糕透了东方爱,这真的是糟糕透了。她对自己说。
“……”看着拉住自己的女生,托尔有些无奈的往前挪了挪步子,却无奈那双手抓的更紧。
“还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昏迷过前,女生隐隐听到对方如此说道。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周身变得暖和了起来,寒气被一点点驱逐开来,僵硬的四肢也渐渐有了知觉。这是…怎么回事?她挣扎着想要睁开眼,却只看到一个不断跳动着的橘黄色光晕。然后又再度疲倦的闭上了眼。
那是什么,火吗?
可是…哪里来的柴火呢。
迷迷糊糊中东方爱想道,但如海涛般席卷来的困意已经让她没有精力再去思考。一阵眩晕之后她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火光中,男生将她的头小心翼翼的搭在了自己的腿上。
“好好睡一觉吧,辛苦了。”

后来再发生了什么东方爱就不知道了,因为当她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躺在了宿舍的床上。视野里是那张不断放大的杜尔迦的脸。
“唔哇哇哇哇!”她被吓了一跳,猛地坐了起来,头直接磕在了对方的额头上,“好痛。”
杜尔迦也是抱着头蹲在了墙角,“小爱你怎么突然就坐起来。”
“我,我不是应该和托尔待在…待在山洞里吗?为什么我会躺在这里,还有托尔呢?”东方爱努力的回想了一下,但除了昏睡前最后看见的火光外她想不起来任何东西。
真是糟透了哎。
“是亲爱的把你送回来了,他已经回去换衣服了。”
“换衣服?”东方爱不解。
“因为今天不是约好了要去野炊吗?”杜尔迦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大袋零食,“蹡蹡,我已经准备好了哦。”
“你还真是…”东方爱有些无语道。
杜尔迦正想辩解两句,但她却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来。
“对了小爱,你还记得我说我去通知托尔他来野炊那天吗?”
“怎么了?”
“说起来,那天我并没有看见他人呢。倒是宿舍的窗户开着,我留了张纸条就走了。不过…”她突然一顿,没往下说。
“不过什么?”
“我去帮他关窗户的时候好像有个红色的东西一闪而过呢。”
“诶,真奇怪啊。”
“应该是看错了吧。”
“嗯可能是吧。”杜尔迦随手将小爱的衣服递了过去然后自觉地到卫生间等着。
东方爱一面往身上套着衣服,一面想着昨天的事情。
最后看见的那个火光…应该是托尔在生火吧。

“啊杜尔迦真是的,完全没有考虑我身体还很虚弱的问题就把给我拽出来了。”
东方爱将叉子一下插进布丁里,然后送到嘴边吃掉。
此时此刻,几个人正坐在绿色的格子餐布上用餐。
是野炊的时间。
“娘子,啊——”赵公明见状立刻拿勺子脍起一片布丁递了过去。
“喂喂,注意着点。”杜尔迦毫不留情的用筷子挡住了。
“你好狠的心嘤嘤嘤。”
东方爱坐在两人中间,看着面前的一勺一筷有种苦笑不得的冲动。这几年来赵公明还是一点改变都没有,依旧那么的二。
还有赫菲也是,她看向灰发男生,不过应该是因为体质的缘故吧,说不定十几年后大家都变了赫菲也依旧是这个样子呢。
“消灭赵公明3号,上。”赫菲按下一个红色的按钮。
世界净化完毕。
啊…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给力呢。
还是说,只有托尔他变了呢?东方爱拿着叉子的手微微一紧,然后她扭头向托尔的方向看去。
和这边热闹的气氛相比,托尔显得沉默很多。他正举着一盒还没有开封的牛奶犹豫着。
“嗯?”东方爱注意到这边托尔僵持着的动作,“你不喝吗?”
话音刚落,所有人便把视线投了过来。
要是以往,托尔应该是闷不做声的喝牛奶才对。今天是因为没食欲么。
“我喝。”男生赶忙拿出吸管戳了下去。
东方爱依旧有些不解。
“不过话说回来,亲爱的你脸上的伤还没好吗?”杜尔迦疑惑的凑了过来,“常时间贴着创口贴伤口是不会愈合的啊。”
“对哦…”东方爱也凑得近了些,伸出手想要去碰男生脸上的创可贴,“我来帮你揭掉吧。”就这么长时间的贴着真的有可能会对皮肤有伤害啊。
“这个…不用了。”在她的手指碰到创口贴的时候男生突然爆退,睁大了眼一副慌张的样子,“我,我去捕两只兔子过来。”
望着男生逃也而去的身影,东方爱若有所思的愣了好一会儿。
话说这个创口贴应该已经贴了两周多了吧,以托尔的恢复力用的着这么久吗?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想揭。是有什么原因吗?那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
还有昨天那个疑似火光的东西也是…
好像托尔有事情瞒着自己?
到底是…东方爱正准备想下去的时候杜尔迦的一声惊呼随即便打断了她的思绪:“这个粥好好喝诶。”
“还有好多呢,你要带回去吗?”
“不了…”杜尔迦明显一副渴望的样子,但还是摇了摇头。
东方爱闻声看去。
赵公明有些好奇:“为什么?”
“因为宿舍里的微波炉坏掉了,没办法热粥。”杜尔迦看着手里的小碗叹了口气,“真的是超遗憾啊。”
听着两人对话的东方爱猛然地睁大了眼:“杜尔迦…你刚刚说什么,微波炉还没有修好?”
“嗯”杜尔迦有点疑惑的看向紫发女生,“我不是跟小爱说过吗。”
“那…”
那碗温好的牛奶是怎么回事?
东方爱突然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晕,隐隐热的发涨。
这个疑问连带着刚刚的胡思乱想像是把巨锤直接砸在了她那颗开始不安跳动的心上。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甚至有点颤抖。
“那我们宿舍还有没有别的可以,嗯…加热食物的东西?”她赶紧追问道。
拜托了,一定要有。不然的话,不然的话….
“没有的…吧。”
不然的话这一切都怎么解释?!
女生缓慢的垂下头,脑子里嗡鸣大作。一个不好的推测正在缓缓形成。
“小爱,怎么了吗?你好像脸色很差的样子。”
“没…什么,杜尔迦我突然想起来点事情,先回去了。”女生站起身没有等回复就匆匆离去。

不会的,不会的。
东方爱坐在自己的床上,只觉得手脚发冷。
空调明明没有开,但是一种透彻的冷意却从体内散发至外。
也就在这时,门被人从外面轻轻叩了两下:“小爱?”
是托尔的声音。
是托尔。
女生显得有些慌乱,想要下床去开门但又在够到拖鞋的那一刻身形猛顿。她左右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身旁的一个绿色柜子上。
“等等,我来了。”
开门以后,是那张略显忧虑的脸。“你没事吧,我听杜尔迦说你提前回来了…”
“啊,没什么。”东方爱微微低着头,没有直视对方,“那个,你先进来坐吧。我给你去倒杯水。”
“嗯…好吧。”虽然有点诧异,但托尔还是乖乖坐在了沙发上。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东方爱把一次性杯子递了过去。
不断晃动的水面上映出她满是紧张情绪的眸子。
“请喝。”

——“因为宿舍里的微波炉坏掉了,没办法热粥。”
——“说起来,那天我并没有看见他人呢。倒是宿舍的窗户开着,我留了张纸条就走了。不过…”
——“我去帮他关窗户的时候好像有个红色的东西一闪而过呢。”
——“喏,牛奶。”


……
已经是傍晚,东方爱看着沙发上明显已经昏睡过去了的男生,深吸一口气后把电话拿了起来。手指带着些许颤抖的按在了拨号键上。
“喂,请问是道道尔校长吗?”
“是的。我是东方爱。”
“那个,请问…”

直到电话从手里滑落坠到地上,东方爱才回过神来。
嘟嘟嘟的忙音已经悄然充斥了整个房间。
“关于那场战役啊,好像确实有一个叫洛基的家伙不见了呢。”
“连尸体都没找到。”
“啊你说他的样子啊,火红色的头发,脸上有一个火焰的标志哦。”
“能力?”
“是…”
火啊。

这下子,整个事情都能串起来了。
东方爱有些茫然和恐惧的看向沙发,谁知躺在上面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再看的时候,托尔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屋子里漆黑一片,没有开灯,两个人都沉默片刻后他终于开口。
“你知道了。”
不是疑问句,不是反问句,偏偏是肯定句。
她慢慢的走了过去,伸手去摸他脸上的创可贴。
这一次,他没有再躲开。
棕色的创可贴被一点点撕开,露出了一个火焰状的图案。
——不是闪电。
是火焰。
东方爱心里仅存的那点希望“哗啦”的一下碎掉了。
然后她听到自己问。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啊。”窗帘被风呼啦一下吹开,月光照进,将对方的脸照得清晰。
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以及在风中张扬的红发。
虽然一样帅气,但这张脸,她不认识。

“告诉我,他在哪里。”
“是不是你…杀死了他?”

洛基看着眼前几近崩溃的少女,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你听说过‘蛇’么?”
东方爱抬起头,看着一脸淡漠的红发少年慢慢向她伸出手,紧接着一条黑色的蛇从男生的袖子里缓缓钻出缠绕上了他的手臂。

在古老的传说里,有这么一句话。
世间有蛇,游走于亡灵之间,若有幸遇见…

“即可实现亡者最后的愿望。”洛基摸了摸东方爱的头,“想和你在一起,这是他最后的愿望。只不过死者不能复生,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帮他了。”
“他是笨蛋吗。”东方爱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瘫坐在地上。托尔竟然孤独的死在了战场上,这个事实令她觉得难以接受。“告诉我,他是…托尔他是怎么死的?”
“…他一直很惦记着你,每次收到你寄过来的信的时候他都很高兴。那天也是这样。”洛基低下头不再看东方爱,缓慢而低沉的继续说道,“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回信就被召唤到了前线去守边界,途中…很不幸的被…”
“……”东方爱只是沉默着,不时有几声呜咽。
“所以,我来到你身边。照顾你是我的使命。”

……

这一切都源于四年前的某一天。
托尔被敌人的刺枪穿透了心脏,而他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和东方爱在一起。
作为“蛇”的洛基可以实现他的愿望。
仅此而已。

然后,他们断了一个月的书信又开始了。

几个月以后,“托尔”归来。


[The End]

这是一个我都不知道我在表达啥的故事,结局稍稍仓促还有点烂尾请多多包涵…
很少写完过文章,所以感觉这篇我能写完真的是超意外。
结局借了点阳炎关于“蛇”的设定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关于洛基本身还带了私设哈哈哈。
其实能一口气看完就是给我最好的鼓励了,因为我毫无信心…
可以的话求评价或建议或感受???
用基友的话说这就是改头换面只为一撩东方爱666

【All叶】再也不和人♂一起买衣服系列(2)

事实证明在Lof开车实在是太难了

于是还是走简书吧哈哈

上一章链接走起:http://sir-dearr.lofter.com/post/1d16fe17_becb271

这一章链接走起:【以及看完求回来给个红心蓝手呗或者评论也行W】

http://www.jianshu.com/p/b27554aa6572   



【其实王杰希和叶修肉的原因是因为试衣间里不知道被谁放了个哈哈镜,于是叶修惊奇的发现王杰希的眼睛更大了于是果断开启嘲讽语气666】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哈哈哈】

【叶修和韩文清则是一起去买情侣装666】

【然后他们又干了♂个爽】

【All叶】再也不和人♂一起买衣服系列(1)

略污

被删两遍了累感不爱

说到底我都不知道敏感词在哪里

直接走简书W

跪求记着回来给个红心蓝手啥的

http://www.jianshu.com/p/38b27d7c75d4

下一章走起:

http://sir-dearr.lofter.com/post/1d16fe17_bec94e8